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文化  >  文化的星河如此璀璨——来自敦煌的启示

文化的星河如此璀璨——来自敦煌的启示

 2019-11-07 19:14:43

清晨,当阳光从三座险峻山峰升起时,明沙山对面的悬崖轮廓更加温暖,群山中密密麻麻布满蜂巢的洞穴醒来了。两山之间,砀泉河的细流沿着祁连山雪峰在河床上刻下的岁月印记,从南向北缓缓流动。高大的小叶白杨直立在河边,阳光透过树枝照射在悬崖上。敦煌莫高窟迎来新的一天。

“遁,大也;黄、盛也,”这是东汉英韶1800多年前写《韩曙》时的一句话。唐代地理学家李继福编制了元河县地图,并对其进行了进一步的发展:“敦,大野。它以传播西部地区而闻名。”敦煌位于河西走廊的深处,长期以来是中国历史上通往西部、中亚和欧洲的交通枢纽,是一座文化荟萃的国际城市。敦煌这个名字反映了古代丝绸之路上这个重要城市的繁荣景象。

2016年9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给首届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的贺信中写道:“敦煌是历史上东西方文化交汇的重要枢纽。不同的文化在这里汇聚融合,创造出独特的敦煌文化。”2019年8月19日,赴甘肃考察的秘书长习近平来到敦煌莫高窟,与敦煌研究院相关专家、学者和文化单位代表进行了讨论。他强调:“敦煌文化显示了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只有自信的文明才能包容、学习和吸收各种文明的杰出成就,同时保持自己的特色。”

敦煌文化的独特魅力来自哪里?敦煌的时代故事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弘扬有什么启示?经过几千年的古老敦煌,如何保持年轻,自信地告诉世界?莫高窟的光辉呼唤我们去寻找和回答。

信仰的长河造就了一个不断成长的敦煌。

“当文化健康成长时,它总是像河流一样汹涌澎湃。当岁月流逝,几代人逝去,海洋形成时,它往往会保持沉默和无能为力。”

中国文化未来建设中的常书鸿敦煌艺术

如果要用色彩和形象来表达中国几千年的悠久历史,敦煌无疑是最美丽动人的一页。

从4世纪到14世纪,莫高窟的持续建设使其成为世界上持续时间最长、保存最好、规模最大的佛教石窟艺术团体。今天,莫高窟有735个石窟,其中492个有彩绘雕塑和壁画,保存了45000多平方米的壁画和2000多件彩绘雕塑。鸟类、昆虫、鱼类和动物、净土、樊圻和世界上的一切都跃上了墙。

当太阳在洞穴前照耀时,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都会进来,跟着翻译从一个洞穴到另一个洞穴。光线从亮到暗再亮,时间无声无息。

这是一本宏伟的百科全书。中世纪敦煌、河西走廊和西部地区的历史,丝绸之路上中西文化的交流,佛教、道教、摩尼教、景教等宗教信仰的共存,在这里留下了丰富的见证。一千多年来,政治、经济、文化、民族、科技、艺术的传播和演变等社会生活的广阔景象都在这里。

著名学者季羡林曾动情地写道:“世界上只有四种文化体系,历史悠久,地域广阔,自成体系,影响深远:中国、印度、希腊和伊斯兰教,没有第五种。然而,这四种文化体系只有一个交汇的地方,即中国的敦煌和新疆,没有第二个。”

这是一颗多么璀璨的文化明珠。多年来,无数的画家和工匠从中原、西域甚至更远的地方来到这里,创造了这座令人毛骨悚然的雄伟莫高窟画廊,它用一把凿子、一把斧头和一幅画横跨两公里。展望佛教世界,教育人们心灵的故事,以及世界上各种各样的美丽,整个穹顶已经从四面八方铺砌起来。铭刻在岩壁上的是信念、对善的强烈追求、生命的真正意义,以及坚强、自立和不断成长的力量。

在山脚下,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漂浮在沙漠中。它的样子就像流沙一样缓缓流淌。从2014年开始,这是游客参观莫高窟的第一站。通过观看高清数字电影《千年莫高窟》和球幕电影《梦幻佛宫》,人们可以欣赏到数字敦煌这一人类宏伟的精神诗篇。“1000多年来,敦煌居民对文化的信仰使他们能够用人力、物力和财力开洞。战争没有摧毁莫高窟。”敦煌研究院副院长张唐贤说。

今天,敦煌已经成为文化遗产“保护、研究和推广”的时代典范,从保护和抢救保护到科学保护和预防保护。这种模式的形成也源于历代艺术家、学者和中国文化文物保护专家的真诚信念。

1935年,在巴黎街头犹豫不决的留学生常书鸿,碰巧在旧书摊上看到一本画册,这是法国汉学家佩里奥特拍摄的敦煌目录。他被深深吸引:艺术去了哪里?中国艺术的优良传统是什么?在敦煌艺术中,他看到了中国艺术的光芒

九年后,国家敦煌艺术研究院成立,从法国回来的常书鸿是第一任院长,结束了莫高窟400年的历史,莫高窟无人看管,任由破坏和偷盗。

新中国成立后,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该机构不断发展壮大,先后更名为敦煌文物研究所和敦煌研究院。75年的弦歌,一代又一代莫高窟的人坚守沙漠,传递着火种。

敦煌研究院学术史博物馆位于莫高窟的上思寺和中思寺,常书鸿和研究院的第一批工作人员曾在这里工作和生活。中寺以北有一排敞开的棚子,用作马厩。随着员工人数的增加,马厩也变成了有隔墙的宿舍。加热炕、土凳、土桌和土沙发都是土做的。直到1982年离开敦煌,常书鸿一家一直住在院子里的土坯房里。

“文化的命脉就像一个永恒的源头。它从自己的国家成长,穿过所有的障碍,相互融合,曲折前进。它从涓涓细流变成小川,从小川变成河流,最后变成一望无际的海洋。当文化健康发展时,它总是像河流一样汹涌澎湃。当岁月流逝,几代人逝去,海洋形成时,它往往会保持沉默和无能为力。”在全家搬到敦煌的第四年,围绕着这个土坯房,伴随着党泉河水的汩汩声,常书鸿写了《中国文化未来建设中的敦煌艺术》。

如今,当泉河仍在流淌,滋养着河边的树木和果实,在沙滩上形成了一片风景如画的绿洲。这是一条信仰的长河,也是一条生命的河流。在河边的一个斜坡上,面对着莫高窟的九层标志性建筑,20多位敦煌文物的前辈,包括常书鸿和段文杰,静静地躺在这里看着莫高窟。

文化交流创造了辉煌的敦煌。

“在历史的全盛时期,希腊、印度和中华民族的文化达到了完美的境界...人类冒险中最迷人的时刻之一可能是这三个人类文明相互接触的时刻。”

从希腊到中国

敦煌石窟文物保护研究展示中心展示了古代丝绸之路的路线图。从地图上看,敦煌只是一个小地方。然而,文化敦煌有一个无限的精神领域和一个连接所有方向和接收所有河流的头脑。敦煌文化不仅是中国,也是世界文化的标本。

敦煌非常“传统”。

“敦煌无疑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集中代表。你看,它已经被连续创造了1000多年,留下了一个巨大的艺术宝库。石窟艺术和大量出土文献,连同敦煌的历史文物,构成了敦煌文化的丰富内容。一个地方的文化遗产如此丰富,跨越了数千年,这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敦煌研究院院长赵胜良这样描述敦煌。

"我了解敦煌和一半的中国传统文化."赵胜良认为,“敦煌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典型代表,它不忘渊源,吸收外来元素,面向未来。敦煌的一个重要启示是如何继承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

从汉代到魏晋南北朝到隋唐五代,敦煌作为一个“文明的十字路口”,是东西方文化交汇的地方,也是中原文化向西传播、西域文化向东传播的唯一途径。敦煌是开放的,无论是鲜卑、苏特、吐蕃、维吾尔、西夏、蒙古,都给敦煌带来了全新的景观。同时,敦煌有着深厚的中国文化传统。自张骞出使西域以来,中国文化已经传入河西。任何外部影响都不能完全改变当地文化的传统。

在莫高窟,佛像是多种多样的。有些脸棱角分明,高鼻子细瘦,穿着厚袈裟偏向右肩;有些人圆脸,略胖,长袍薄,紧贴身体。“第一种是希腊的犍陀罗风格,第二种是印度的马图拉风格。它们是莫高窟的两个艺术来源。北魏以后,这两种风格继续融合。”赵胜良说道。

正如地质领域中的“板块漂移理论”,文明史上的交流也是如此。世界的扩张和思想的碰撞总是会给变革带来新的动力。在壁画和彩色雕塑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不同文明之间互动和相互学习的过程以及对话的影响。

西域菩萨、中原菩萨、道教飞佛飞仙、中国古代传说中的神仙鬼怪、印度天界都在这里和平相处。马尼·朱宝、莱克丝、天妃和伏羲、女娲、东王巩、西王母、朱雀、吴火、雷公等都聚集在壁画中。佛教与仙境、宗教与世俗、中国美学精神与多种艺术风格交织在一起。

“在敦煌艺术中,我们可以看到艺术已经有一千年没有重复了。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和特点。每个时代都能看到源源不断的外国文化影响。然而,它们并没有被同化,而是为碰撞和融合注入了新的力量。敦煌艺术是一项循序渐进的成就,是东西方交流中形成的强大文化。”赵胜良感叹道:“面向时代,开放包容,平等沟通,是敦煌文化的传统,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

敦煌一直非常“新潮”。

唯美主义者宗白华从未去过敦煌,但在敦煌只看了一次展览后,他惊叹道:“在中国西部的敦煌石窟中,我们为自己保留了那一千年艺术的辉煌遗产。我们的艺术史可以重写!我们猛然醒悟,发现了我们祖先的勇气、热情、活力和想象力。”

敦煌作为多元文明的中心,一直热衷于新事物。“第一次接触敦煌壁画是被它的宏伟所震惊。虽然中间曾经受到当代艺术的影响,开始拒绝敦煌的传统,觉得它是创作的一个限制,但当我真正融入敦煌艺术时,我觉得敦煌散发出一种持久而永恒的魅力。它超越了时间和空间,跨越了地域。它既先进又现代。它属于未来,为当前的艺术创作提供了一个参考图像平台。”莫高窟艺术创作中心展厅正在举办一场以“敦煌岩画”为主题的作品展。敦煌美术学院研究所所长马强坦率地承认了自己的心路历程。

在他的身后,敦煌研究院的几代艺术家借鉴了敦煌壁画独特的色彩造型体系,运用传统的矿物颜料技术和当代绘画语言,完成了具有东方审美情趣和鲜明地域风格的创作。“面对传统,守护敦煌宝库,我们应该从中汲取资源,找到自己的路。”敦煌美术学院研究所前所长、敦煌岩石颜色研究中心主任侯立明说。

敦煌古老、时尚、世俗、神秘、极其丰富,因此充满活力。“历史通过艺术家的手活在我们中间。从这个意义上说,传统也是现代的。”“今年8月,她从伦敦来到敦煌,”英国王储基金会传统艺术学院国际项目主任莉萨·德隆说。几年前,她的学院与敦煌研究院合作研究敦煌壁画,重新发现古代传统技术。

“开放和宽容是敦煌文化最显著的特征。这种文化思想与我们今天的时代高度兼容。敦煌文化也植根于中国深厚的传统文化土壤。敦煌留下的文化遗产包括可以看到的珍贵文物和内涵特别丰富的精神资源。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可以从中汲取营养。大量具体的专业研究也可以借鉴。”敦煌研究院考古研究所所长张晓刚告诉记者,近年来,该研究所将考古理论应用于图像研究,以从敦煌图像中追溯文化的起源。

中国与世界:敦煌成为人类文明

"敦煌学者是当今世界学习的新趋势."

——陈寅恪《敦煌行劫序》

有人说,“敦煌是人类文明最大的磁场。”这是真的。敦煌故事是中国历史上令人眼花缭乱的一页,也是令人沮丧的一页。

1900年6月22日,清理洞穴积沙的王道士偶然打开敦煌藏经洞,一座为20世纪国内外学术研究带来丰富资料的文化宝库意外暴露在沙漠中。用各种民族语言写成的50,000多部佛经、社会文件、木版画、丝绸画和亚麻布画包含了无比丰富和详细的中世纪社会和文化景观。

然而,当时中国正处于清朝末年,偏远的敦煌并没有引起政府的重视。西方探险家正在嗅宝藏。英国探险家斯坦和法国汉学家佩里奥特(pelliot)先后从藏经洞中带着少量的白银攫取了大量的文艺精华,并将其运往伦敦和巴黎。也正是由于这一历史原因,国外学者客观地开始了对敦煌文献的研究。敦煌研究从一开始就成为一门国际科学。

“石博氏来久了,东水西水也难过了。敦煌学闻名于世。中国学者知道吗?”这是俞有仁1941年参观莫高窟后写的敦煌写诗之一。毕竟,财富的流失是这个国家的弱点。宝藏的财富在于国家的财富。

1961年,莫高窟被列入第一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7年,它成为中国第一个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遗址。敦煌研究院以“保护、研究、促进”的工作原则为核心,逐步解决困难。莫高窟现在是保护和管理世界文化遗产的典范。

改革开放以来,敦煌石窟在保护理念和保护技术上发展迅速,这与国际交流与合作的深入发展密切相关。20世纪80年代末,敦煌研究院与美国盖蒂保护研究所(Getty Conservation Institute)和东京文化金融研究所(Tokyo Institute of Culture and Finance)签署协议,共同开展石窟环境监测、防砂、壁画病害机理研究、保护与修复技术研发等方面的研究与探索。目前,莫高窟壁画保护技术已跃居国际第一梯队。

不久前,中国遗产保护领域第一个环境模拟研究平台“多场耦合实验室”在敦煌研究院投入运行,并进行了初步测试。实验室可以模拟温度、湿度、日照、降雨和降雪等环境因素,有助于提高岩石风化和岩盐破坏机理的研究能力敦煌研究院副院长苏伯民说,“文物保护依靠科技。要提高科学保护水平,必须加强基础研究,完善多学科联合研究的工作机制,培养文物保护专业人才。”

“一个学术的时代,必然会有新的材料和新的问题。用这种材料来研究和解决问题是时代的新趋势。”"敦煌学者是当今世界学习的新趋势."20世纪30年代,著名学者陈寅恪站在世界学术的巅峰,大声疾呼敦煌作为一门学科。迄今为止,国际优秀研究《敦煌学》仍在不断发展、积累和蓬勃发展。敦煌学为全球学术研究建立了一个沟通和互补的新渠道。

"我们应该以开放的眼光看待敦煌研究,而不是在自己的圈子里封闭它."赵胜良告诉记者,世界敦煌研究收藏机构共同搭建了合作交流平台,网上数据库的建立和宣传极大地推动了敦煌研究的快速发展。敦煌研究院也开放分享敦煌文化资源,并面向全球在线中文和英文版本的“数字敦煌资源库”。“我们的目标是成为最活跃的国际学术交流平台。我们有条件建立这样一个平台,通过守护敦煌石窟和享受便利的地理位置,促进国内外敦煌研究的大发展和繁荣。”

2019年8月31日,敦煌研究院等单位联合制作的大型纪录片《莫高窟与吴哥窟的对话》在敦煌首映。这种跨越数千年时间和空间的对话令人惊叹:丝绸之路的兴衰、丝绸之路的兴衰、荣辱与共、文化共享、命运共享和艺术共享都是不同文明交流和相互学习形成的亚洲艺术高峰。莫高窟和吴哥窟有着相同的“灵魂”,这反映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精神内涵,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厚文化基础。

"敦煌文化是丝绸之路文明的结晶,能够在文化交流中体现独特的价值."赵胜良说,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文化交流,讲敦煌故事可以增进人民的共同感情。“从巴米扬到敦煌——丝绸之路文化艺术研究班”和“雅典——敦煌——奈良——亚欧丝绸之路上的文化艺术互动”...敦煌是一座桥梁,国内外学者密切互动。在英国、德国、意大利、俄罗斯、以色列等国家和地区举办的敦煌文化展非常受欢迎,得到的反响超出了预期。

在隋代石窟的一个洞穴顶部,精美的三兔莲花沉箱画吸引了无数人来“解开谜底”——三只兔子,耳朵相连,像一个循环一样朝同一个方向奔跑,没有起点或终点,但在运动和运动之间形成了不同的节奏。在英格兰的中世纪教堂、蒙古的金属器皿和中国隋朝的寺庙中,都有如此令人兴奋的设计。他们最初来自哪里,去了哪里?他们似乎隐藏着一种文明的准则。各种精彩的相遇唤起人们遥远的文化记忆。

从这个意义上说,敦煌是人类的敦煌和精神家园。“敦煌在中国,敦煌研究在世界”;敦煌在中国,敦煌文化在世界。进入敦煌就是翻开一本书,踏上一段无尽的文化旅程。

“我们应该用世界的眼光来推动敦煌研究的发展,用客观而扎实的研究赢得国际敦煌学界的话语权。”张晓刚认为,前面有太多的课题需要研究。

“学习和弘扬敦煌文化,不仅要深入挖掘哲学思想、人文精神、价值观念、道德规范等。包含在敦煌文化和历史文物中,也揭示了其中所蕴含的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神和文化精神,并不断增强文化信心。”习近平总书记对敦煌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和思想。面对新的任务,81岁的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范进士充满了紧迫感。“我们只要继续努力,找到正确的问题,抓住机遇,向前迈进!”

在敦煌研究院,人们有时互相称呼对方为“莫高窟”。已经在这里扎根几十年的人不少,还有很多“摩尔第二代”。范进士在这里工作和生活了56年。在她看来,前任留下的“莫高精神”是16个字——坚守沙漠,乐于奉献,勇于承担责任,勇往直前。令她高兴的是,敦煌研究院现在每年有1000多名员工和新的年轻人加入。

莫高窟的夜晚有点冷,但有一种特殊的美。在农历月初,当你看着满天的星星时,你的耳朵里充满了遥远的风的声音。银河如此辉煌灿烂,以至于它是敦煌的辉煌。

本文源自中国青年报客户端。阅读更多精彩资讯,请下载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秒速飞艇app下载 重庆快乐十分 幸运农场购买 福建快3投注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

新闻排行

1   哪吒汽车:以情感科技赋能体验 用认证严控安全
2   全新名爵ZS即将上市,更年轻、运动,这样的国产SUV你喜欢吗
3   金华火腿非遗展馆今日开馆
4   今年中秋月依然十六圆 厦门天气晴好微凉适宜观赏
5   烟台在全省率先推出“市民买书图书馆买单”惠民活动
6   莆田学院“红色、爱国”特色主题迎新获点赞
7   郑州市七院院长袁义强荣获“郑州杰出健康卫士”荣誉称号